微博@白桃乌龙挞
读书,吐槽,愚蠢青少年。

最近没看什么正经书,措辞能力降至冰点。虽然看正经书的时候也很少看纯正中文读物,导致措辞一直堪忧。前阵子看一篇文章说现代人的文字储备主要来自15岁以前,我落泪了,因为显然我的文字储备不但停留在15岁,而且不是脱胎于歌词就是国产or港产情景喜剧,难登大雅之堂。

鬼佬文学和翻译文学对人的语言能力造成的打击真是毁灭性的呀,恨。

所以下文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多包涵。

翻了翻14-16年写的喻王,从零散的片段里总结了一下我对这个cp认知的递进。首先是14年or15年年初:

【一来一往,一团和气。他们之间的互动很符合竞技精神:场上对手,场下……呵呵。

反正自那以后每次和喻文州打交道,王杰希的心里就会泛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异样。为数不多的私下见面中,微草队长的目光时常闪烁不定地落在蓝雨队长身上,对方有所察觉,却不介意,甚至还会冲他笑笑。喻文州的五官细腻,狭长的眼睛眯起来有种温柔腼腆的味道,据说让不少蓝雨粉(女性居多)着迷,王杰希却不喜欢。

至于是单纯不喜欢喻文州的样子呢,还是不喜欢别的,就没人说得清了。所幸王杰希从来理性比感情先行,不喜欢归不喜欢,他对蓝雨队长的态度没有改变分毫,或者说他本来就不擅长处理人际关系,微草利益之外的人和事,都对他造成不了什么影响。】

唉现在看看……以自己曾写过如此清淡犹如普通男男文的分手感到羞耻。显然当时还没想清楚这一对的尿性,这篇和另一篇(坑)都是顺手谈个恋爱的画风。

15-16年暗搓搓编排了挺多喻王的其实,都是不成文的雷,譬如:

【这时候喻文州又拨了一下他的头发,他开始厌烦起来。或许他希望喻文州讲点好话,调节一下尴尬的气氛,但是他又觉得自己对于这个人所有的心思和手段都腻了,那些曾经妥帖又舒服的东西,其实只是诱惑着他不断在原地打转。】

↑雷货初露端倪,开始步入有产阶级中年戒酒协会的深渊。不过这个时期,出现了一个interesting的趋势,那就是老王越来越(相对)强势了。我知道喻攻的画风一般是那样,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什么的,但是研究了几次原著之后我觉得的确应该是王更aggressive一点。

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加上我非常喜欢domestic fluff,就有了现在相对固定的一套模式。

最后是前天聊天聊到的。

我说:“觉得喻是伪草食系。外表无害,但内心不是没有强烈的欲望,meanwhile在恋爱中想要保持自己的姿态。”

朋友说:“体面啊,保持体面是一等事。”

然后说必须要过渡到“自己的姿态不好看没关系”这种觉悟。

为什么发此感慨,是因为我觉得喻王的问题跟主动被动不搭界——比如老叶在感情方面被动,黄少主动,但是黄叶两个人非常好达成共识。相反喻王是不容易达成共识的一类,越亲密,彼此在坚持上的不同就越放大,所以会说,必须要有姿态难看也没关系,达到目的就okay,这样的心态上的成长。

两个成熟稳重理智客观(?)的人恋爱,也会有这样那样的摩擦碰撞,虽然开玩笑说分手rio中年疲惫,但这的确是年轻人才会有的恋爱。否则就会像瓦尔泽写的那样:“然而我们作为失败者,却麻木不仁地继续活着。”——然而失败者也会感到,“倘若自己喜欢的人的手放在肩上并且久一点,那该多好。”


自从习惯了用lof吐槽之后屁话就特别多下次还是记在Evernote里好了

评论
热度(4)
 

© 消极偶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