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桃乌龙挞
读书,吐槽,愚蠢青少年。

依然是碎碎念笔记

也去重看了一遍《黑白迷宫》,现在更觉得这是一个关于fortune的故事。虽然各自在平行世界也过得不错,但果然还是切切实实地相遇了,才是完美。

一直觉得黄叶这个搭配的核心不是“可以接受”或者“差不多得了”,而是极致。除了你以外,其他都是将就。中年疲惫患者也不能不被这种年轻人的热情感染啊。

以前写过一句这样的话:“年轻才会有这样的错觉,相信初恋逝去之后,就不会再有任何让人动心的事情。” 就是这样末日般确定的感情。

所以麦尔这篇文,某种意味上强烈地勾起了我的不甘心,由不甘心引发了深层次的感动hhh 感动的点在于,还好他们没有被从彼此的人生中“剥夺”。

老阿姨这么一想就不禁流下了热泪。

顺便琢磨了一下“为什么我对分手不能自拔”,我的答案是这样:

某天走在路上,脑子像往常一般填满了抽象的问题,然后呢,有一秒,忽然思维落到了喻总身上,就像他往半空中吹了口气似的。他一吹,面前的雾掀开了一角,后边就是老王嘛。

只有面对老王,喻的温柔才是真正可触的温柔。我一直有这样的感觉。

拿一首诗做比方的话,那么仍然是里尔克的那首:“而夜间又落下沉重的地球,从所有星辰落进了寂寞。……但有一个人,他在他的手中,无限温存地抓住了这种降落。”

每次想到这一层都感到超然的浪漫,令人心潮澎湃的。

喻王对我来说是一种“预感”而非一种“实在”。听上去乱七八糟的,不过翻原作研究两个人的时候,倒觉得是一件挺清楚的事情。虽然不能用小论文的形式阐释出来。


分析完觉得其实这两对挺难塞到同一篇文里的

评论
热度(6)
 

© 消极偶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