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桃乌龙挞
读书,吐槽,愚蠢青少年。

#再一次把自己看文的偏见拔高理论化了#

今天扫文没注意,看了一篇带球跑,雷得外焦里嫩。撇开文本身而言,我本人对生子的接受度一向低。

其实我(在今晚九点之前)也不懂为什么我那么雷生子,而且是360度全方位地雷……光想到种种妊娠反应就脊背发凉,更别提cp两个人去产检了,我擦咧,躺手术台上接生更是…… 且这份雷针对一切性向,不要以为BG写生子我就不雷,一样很雷,甚至更雷。 

包括代孕我也不太行,总觉得是对女性身体的剥削。但是单纯的“有孩”状态还okay,就不要让我想到how 这个孩 come……(虽然也是一种自欺欺人)

思来想去,又和狐狸讨论了一番,觉得自己这么雷生子,起点可以追溯至《白鹿原》和萧红。以下是这两本书关于生育部分的描写,请看:

这天她上在木机上织布,腹部猛然一坠,她疼得几乎从织机上跌下来,当眼睛周围的黑雾消散重新复明以后,她已经感觉到裤裆里有热烘烘的东西在蠕动。她反而更镇静,双手托着裤裆下了织布机,缓缓走过庭院。临进厦屋门时,头顶有一声清脆的鸟叫,她从容地回过头瞥了一眼,一只百灵子正在庭院的梧桐树上叫着,尾巴一翘一翘的。跨过厦屋门坎,她就解开裤带坐到地上,一团血肉圪塔正在裤裆里蠕动。丈夫和鹿三下地去了,阿婆抱着牛犊串门子去了。剪刀搁在织布机上。她低下头噙住血腥的脐带狠劲咬了几下,断了。她掏了掏孩子口里的粘液,孩子随之发出“哇”地一声哭叫。(选自《白鹿原》)

以及:

芹肚子痛得不知人事, 在土炕上滚得不成人样了, 脸和白纸一个样,……把肚子压在炕上, 要把小物件从肚皮挤出来,这种痛法简直是绞着肠子, 她的肠子像被绞断一样。(选自《弃儿》)

《白鹿原》消解了生育的神圣性,而萧红从女性视角更是对生育过程中体会到的身体精神双重伤害直言不讳。尽管同人中的生子通常都以“爱的结晶”出现,但我还是非常介意……

狐狸也说:作为一个女性,在我眼里生育的过程本来就充满了痛苦和血腥,直到现在也有很多人在生产经历中感到失去尊严、失去控制。“被当成动物对待”——没有办法觉得这件事“hot”,因为这种恐怖是真实的,不是fantasy。

而且怎么说呢,同人毕竟是架构在非原创角色上的。我爱原作中的角色是因为我把他们当做精神的人,我不能接受他们重新被拉回到动物层面(meanwhile毫无乐趣可言,打炮至少有益于身心健康)。

一言以蔽之——虽然我知道爱豆会拉屎,但不意味着我能看他直播拉屎!!!

(为什么我每次打比方都要用拉屎……我真的……唉。)

不过我大概也能理解为什么大家喜欢看带球跑,毕竟人就是这样,跟繁殖相关的一切都很“性感”,比如产乳、妊娠,甚至孕吐什么的,也会觉得好有爱吧,就像夸耀性能力的dirty talk我偶尔也能get一样。

“这是他妈的大自然的意志啊,人真的就是supposed to热爱繁殖啊。”by 狐狸


最后我得到的教训是看文永远要先看读者须知,冤有头债有主,被雷纯属咎由自取。


总之希望你们看我的文也不要错过读者须知,这才是我写这篇日志的最终目的(x)

评论(2)
热度(8)
 

© 消极偶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