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桃乌龙挞
读书,吐槽,愚蠢青少年。

打算花一个月用心狗一狗赫塔米勒。对她那套定价时上时下的全集执念太深,尽管能让我盯着狗一个月的作家目前为止只有纳博科夫,还是流着泪下单了,希望有人能加入我。

赫塔米勒得诺奖那一年差不多撞上了我真正的中二期。每年都有那么几次,和朋友互开“永远中二永远热泪盈眶”的玩笑,每年又都有那么几次,像王菲唱的那样——时间是如何爬过了我的皮肤只有自己清楚。后者常常出现在突然被病痛击倒或是对“活着”感到疲惫的时刻。比起十四岁,的确已经丧失了部分激烈爱恨的能力,又尚未修炼到不卑不亢的境界,只有不变的执拗和略显残忍的幽默感有所精进。

有时候觉得人生就像磨刀,要被按在地上(石头上?)摩擦才能变得锋利,与此同时,也不断增加着自我损耗。1970年罗斯科自杀时,他最著名的代表作罗斯科教堂尚未开放。阻碍他亲历这一刻的因素有:糟糕的健康状况,抑郁症,破裂的婚姻,以及波普艺术。如果你喜欢罗斯科的话,会发现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他是如此坚信自己的艺术观念及其可能启发的生活方式,以至于选择了自我了断。这种矛盾令我深深着迷。死亡也是一种生活——这个观点从未如此令人信服且给予人安慰。解读者总自以为比创作者聪明,只不过,大约到了我这个年纪,都会不由自主地关注起心仪作家or艺术家的生活方式,切实地分析起他们的人生态度。世上充满了需要扮演的角色,认真甚至显得愚蠢,但是不认真也聪明不到哪儿去。

顺便今天又吃了一家很好吃的甜点,晒太阳喝咖啡非常惬意,仿佛提前过上退休生活。话说回来,本来以为这次删号会难过很久,结果非常悲痛的心情也就持续了一天而已。四年换一天,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之前朋友讲断舍离理论,说啥要跟过去的事物好好告别,就是这个意思吧……失落感甚至不足以妨碍我美滋滋往某个坑里撒了三千字的土,什么鬼。


p.s. 当当和亚马逊的双11图书大促非常坑爹,大家记得货比三家(。


评论
热度(5)
 

© 消极偶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