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桃乌龙挞
读书,吐槽,愚蠢青少年。

3.28 我不生产真新闻,我只是假新闻的搬运工(SPN前两季有感)

“爱摇滚和弟弟的孩子运气都不会太烂。”by Bon Jovi




弟控是一种谁沾谁倒霉的属性。Dean Winchester搂着酒吧里刚搭讪的辣妹,这样对记者说道。“但是我有什么办法?要是你也有一个因为老妈早亡、老爹整天不知所踪丢给你的亲弟弟,从他穿纸尿裤到上大学,你都不得不为这个不知好歹的小鬼操碎了心,他还动不动用一种【你就是我的全世界】的娘唧唧的目光瞅着你,你也会变得像我一样……呃,弟控的,好吗?这个词听上去够变态……Son of bitch!”


年方27岁的Dean不但在近期欧美圈弟控评比大赛中一举夺得头筹,更在本报的民意调查中荣获了“年度最惨美剧男主”投票第二名(第一名由隔壁汉尼拔剧组小茶杯领走)。这位金发碧眼的年轻猎鬼人究竟有什么奇妙魅力?怀揣这一疑问,记者来到了Winchester兄弟的工作现场——一个位于威斯康辛州的谷仓旁。


Winchester兄弟用一罐子盐和枪口亲切问候了记者。“见鬼的!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还以为是那个被打包机裹进稻草里的家伙。”一旁Sam Winchester一边惊魂未定地拽着哥哥的枪,一边给了记者一个尴尬的微笑。


在被打发出凶案现场看星星的三十分钟里,记者有幸近距离一睹兄弟俩爱车的芳容。作为通用汽车公司雪佛兰旗下的著名车型,Impala诞生于1958年,深受美国家庭的喜爱。而Winchester的这辆则被粉丝们亲切称为Black Beauty(据考证,该命名与著名葬仪天后Lana Del Rey小姐的同名歌曲没有半美分关系)。


“她也是Winchester的家族产业。”骄傲的笑容浮现在Dean脸上,众所周知他对此有着不同寻常的恋物癖。当被问及第一季结尾那场惨绝人寰的车祸时,他的脸色沉了沉,用不能描写的语言不能描写地不能描写了肇事者三分钟,表示不想就该问题多谈。


 一路上,Sam向记者描述了他们日常生活的面貌。


“猎魔的旅程在大多数时候是很枯燥的。”一阵兄弟间的眉来眼去之后,他善解人意地把震耳欲聋的摇滚乐换成了一首脍炙人口的乡村民谣,“呃,我们不是每天都有工作,偶尔还会扑个空。即便是真的灵异事件,也非常麻烦和危险,不过目前为止我们大多都能化险为夷。”


“印象深刻的经历?很难选。我是说,每次猎魔经历都令人毕生难忘……”Dean发出不明意味的短促嗤笑,立刻被弟弟在记者眼皮子底下踢了一脚。“总之,多亏了Dean和我齐心协力,哈哈哈,哈哈哈。”


在哥哥旁边的Sam Winchester明显有些忸怩,这让记者不禁想起了传言中他们之间的种种心结。趁Dean打发他给车加油,记者对他进行了私下采访。“我承认我们之间有过断层期,高中之后我有四年呆在斯坦福,和Dean联系得不多,直到Jessie去世我才又正式干回老本行。”


“小时候我挺崇拜他的。”前斯坦福高材生手拿油管,有点不好意思,“你知道,老爸没空管我们,所以我差不多是Dean带大的。”自然而然,Dean也是他叛逆期的重要角色。“我猜他不希望跟我和老爹中任何一个分开,这点上他有点死脑筋。”


“猎魔是我们的家族事业,为此我们都牺牲了很多。Dean是最彻底的一个。……不,我当然不是在同情我哥,愧疚是免不了的,但是人没法儿改变过去——通过正常手段不能。”他用警告的眼神强调了最后一句。


Sam对于善恶也有他自己的看法。不同于许多思想传统的猎人,他承认自己偶尔会思考超自然事物的生存权利。“大概因为我是法律专业出身,”他耸耸肩,“不少东西都是人变化而来的,当你得知了他们的悲惨遭遇,爱和恨,之类之类的,就会不由自主产生同情。Dean就不这样,他比较倾向于【干好你的工作,别的留给上帝去裁断】的类型……不是说Dean没有恻隐之心。”


“——这是教育的问题。”他强调,“而且太复杂的伦理问题不适合Dean。他是个死脑筋,你忘了吗?”


 然而他的哥哥却认为,Sam才是俩兄弟当中比较死脑筋的那个。在Dean的口中,弟弟差不多就是当代ascétisme。以下采访均发生在麦迪逊的某酒吧里,为避免软广告嫌疑,此处将酒吧名称隐去。


“得了吧,Sammy girl就喜欢小题大做。”Dean翻了个白眼,“我可没说过【不是人的东西都该死】,那是Gordon那家伙的论调,OK?”为了证明这一点,他向记者复述了Sam和某狼人之间的露水情缘,“那场景特别令人心碎。哦,你真该看看他那样子,哭得眼睛都红了。”


记者委婉地指出当时他的眼睛也红了。


“咳,这不一样。有时候人就得接受现实,现实通常都是无奈的。不过我都习惯了,Sam从小就比一般人敏感。我想,大概是他在襁褓中就目睹了妈妈……”Dean顿了顿,“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头发比较长?或者是因为他听的那些阴柔的音乐?”


正如记者事先得到的信息,Winchester家的长子是21世纪硕果仅存的纯种摇滚青年之一。他会囤积大量摇滚乐卡带在车上播放,也会在喝醉后一边大吼“AC/DC牛逼”一边和着酒吧音乐引吭高歌——尽管他的音准令人不敢恭维,但这并不妨碍他身上浑然天成的巨星范儿。Dean Winchester活力四射,一点儿也看不出他死过一次。


提及与死神打交道的经历,不得不扯上他们的前宿敌黄眼恶魔,然而温家兄弟只异口同声地说道:“Go to hell.”


关于此次获奖,当事人表示心情一般。“每个人都应该珍视自己的家庭,对我而言尤其如此。”Dean难得严肃地回答,“我愿意为了父亲和Sam做任何事,不管敌人是恶魔还是别的什么,这可不是开玩笑。”


包括和十字路口的恶魔交易灵魂?


“包括和十字路口的恶魔交易灵魂。”Dean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专心致志研究怪力乱神的弟弟,压低声音,这个气质不羁的男人头一次露出了温柔伤感的神色,“我只剩下他了。”


他们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由血缘缔结的心灵纽带,Sam也抬头朝哥哥的方向看过来。真是瞎了记者的狗眼,让我们祝这对兄弟好运。


当记者试图就第三方群众对兄弟俩的种种暧昧言行进一步提问时,受访者表情一度风云变幻。最终,Winchester先生挤出一个微笑点点头道:“是哒我们不但睡在一起。而且整夜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这个回答你满意了吧?!”


独生子女懂什么。



评论(8)
热度(50)
 

© 消极偶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