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桃乌龙挞
读书,吐槽,愚蠢青少年。

[Jesse专栏翻译]后性别规范下的酒吧搭讪指南(女生版)

原标题:A POST GENDER NORMATIVE WOMAN TRIES TO PICK UP A MAN AT A BAR.

作者:Jesse Eisenberg

翻译:Coda Kemmpf

原文地址:http://www.mcsweeneys.net/articles/a-post-gender-normative-woman-tries-to-pick-up-a-man-at-a-bar

声明:翻译仅供参考,作为大家阅读原文的一点辅助,不具有权威性(不过我还是尽力保证意思准确的)。本文标题的翻译方式是为了贴近原文的讽刺意味。


【正文】

嘿,最近过得如何?不,不用麻烦了,我站着就挺好。

刚见你孤零零一个人坐在这儿,我就想了:“真可怜。一个男人不应该被撇在一旁喝闷酒。父权体系下的一整套男性生殖器崇拜标准已经过时了,要在社会压力下遵循它所遗留的那种可望而不可及的男性理念,可有够艰难的。”

留意到你的酒快喝完了,我便琢磨着自己能不能再帮你买一杯。我在这儿混得挺熟,他们都认识我。我很能喝的。

一整晚,我都在豪饮“爱尔兰汽车炸弹”,不过如果你想,我挺乐意换成“宇宙”。

事实上,对我而言,一杯“宇宙”可能是个更好的选择。倒不是因为它粉嫩的色泽和娇俏的柠檬皮,而是因为它的酒精浓度更低,而我明天得为了公司的行政管理工作早起。

我不确定你明早有什么安排——从打包带去学校的午餐到帮人助产,一切皆有可能——但是我必须精确无误地在六点半起床。主要是为了去健身房。不是执念于保持玲珑曲线啦,而是早晨狂飙的肾上腺激素可以使我的头脑在公司事务中保持清醒。职场哪儿哪儿都危机四伏,健身房让我刀枪不入。

也许我应该提一下,我接近你的唯一目的就是和你做爱。最好是今晚。我刚刚在酒吧另一头估测了一下你的身材,撇开你的人格不谈吧,我想和你做爱。我知道我们只是刚认识,但是我很享受那种没有任何感情负担被陌生人穿刺的感觉。我是挺老套的。

那么……

Hillary好像在忙着参加2016年大选了哈。我觉得她绝对有实力,不过我本人更喜欢Biden,我正以他的名义带头撰写一封关于竞选的信呢。他有可能竞选这事儿让我备受鼓舞。如果他被选上了,那他就是斯克兰顿出来的第一个总统啦,我觉得这是个捅破“玻璃天花板”(指在职务升迁上遇到的无形障碍)的重大事件啊。现在不捅,更待何时?

噢,我真是太不擅长交际了!我一直在喋喋不休一些政治脱口秀似的内容。我甚至还没正式介绍一下自己。我叫Terri,i上有一个美元符号,没有一点。也就是说,我这人不在赚钱上畏缩,尤其是那些基于我的体力劳动和智力水平我所应得的钱。

所以你怎么想?你愿意接受我的提议,让我给你买杯酒吗?不愿意?那狂野的免责性爱呢?我们可以回我家,(虽然)实际上那地方现在相当脏乱。它更像是一个临时的小窝,是我和我装满国产啤酒的钢人迷你冰箱的一个落脚点。

啥?我在性骚扰你?真糟糕。你大概甚至不会举报我。太正常了,男人们才不会举报性骚扰或者性虐待呢,因为这有违某种古老又误入歧途的男性典范和自尊心。不过尽快向当局举报来自一名女性的过激行为可是很重要的哦。一个友好的拍肩(可能)会演变成一个不那么痛的肘击,(最终)她就会在凌晨三点将男人掼下两段楼梯了。

我只是想说:女人很危险。

不,不!不要叫酒保,他已经累了一整天了。我这就走。

不,不!不要开门,我绝对有能力把自己弄出去。

不用担心我。我只是打算回家了,边看电视边吃个晚饭,然后穿着柔软舒适的睡衣入眠。不过现在我得谢谢你在我身上花的时间——差不多也就有我的时间三分之二那么重要吧。


Fin.

评论(6)
热度(28)
  1. swan消极偶像 转载了此文字
    他把握得很好啊,带着Jesse式的幽默也很有意思。谢谢翻译!
 

© 消极偶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