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桃乌龙挞
读书,吐槽,愚蠢青少年。

[Jesse专栏翻译]人生导师Jeremy Lin(林书豪)

忙等级考试,好久没翻了,抱歉quq

这篇超搞笑,简直天了噜了。


原标题:JEREMY LIN HAS HELPED ME THROUGH SOME PRETTY TOUGH TIMES.
作者:Jesse Eisenberg
翻译:Coda Kemmpf
原文地址:http://www.mcsweeneys.net/articles/jeremy-lin-has-helped-me-through-some-pretty-tough-times
声明:翻译仅供参考,作为大家阅读原文的一点辅助,不具有权威性(不过我还是尽力保证意思准确的)。

十二岁的时候,我一度坚信穿成一身绿去上学酷毙了——绿运动裤,绿T恤,甚至是绿鞋子!悲哀的是,班上的其他小孩儿并不这么想。我在操场上备受嘲讽,还得到了一堆“绿豌豆”“科米蛙”“鼻涕虫”之类的绰号。

体育课上,欺侮始终与我如影随形,他们朝我投掷石块、大声侮辱我,直到一个台湾裔男孩儿挺身而出,挡在了我和攻击者之间。他就是Jeremy Lin, 因为小学跳级而比班级里其他人小四岁。他赶跑了那群流氓,在他们屁股后面冲他们大吼:“有种就找个跟你们块头差不多的人下手!”然后,为了哄我开心,Jeremy捞起几块石头投进篮筐。从此再也没人找过我麻烦。

这听上去可能太超凡脱俗了。不过那就是Jeremy一贯的为人。

几年后,我在高中里参演“红男绿女”,结果演Nicely Nicely Johnson的那娃Todd Roystein被音箱干掉了(砸了?)。当时还有二十分钟就该开演了,我们觉着我们干脆还是把演出取消算了。

年轻的Jeremy跑进来的时候我们都被吓到了,他本来只是负责布景再弄个灯光音效来着,结果他说:“演出必须继续。”Jeremy把自己塞进Todd的裤子,背熟了台词,伴着Runyonland的音乐跳上台。我们都以为Todd在排练室已经把这个角色演绝了,但是Jeremy确确实实发掘出了Todd从未展现出的悲痛。Jeremy版Nicely就是个畜生啊,实打实的,然而他同时也是一个挣扎的瘾君子。Jeremy成功地同时表现了这两面。

评论员们说他的表演令人难以置信。我得说这只是Jeremy的小试牛刀。

后来,我的二表哥(表弟?)Dina被诊断得了一种十分罕见的肾脏疾病,即使很有可能因此与他梦寐以求的金州勇士队席位失之交臂,Jeremy还是毫不犹豫地躺在了手术刀下。“Jeremy,”我苦苦哀求,“你为这个机会努力奋斗了一辈子呢,金州勇士可是你最爱的NBA球队!你现在不能放弃打球!” Dina也说:“我甚至从来没见过Jeremy!为什么他要为我这么做?”

但是按照典型的Jeremy式风格,他会这么说:“篮球可以等,但肾脏?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我们会一同大笑——除了正在经历肾脏衰竭的Dina。

接着,在康复室,我们最终发现Jeremy配型不成功,而他还得在缺一个主要器官的情况下过一辈子,我说:“真不想说‘我告诉过你了’,Jer。”我们会一同大笑,除了还得找另一个肾的Dina。

医生们表示他真是无私得超出了想象。而我说:“这只是Jeremy再普通不过的一面。”

最后,Jeremy Lin给予了我——一名来自新泽西郊区的年轻犹太运动员——希望。尽管他最近作为一个来自北加州的台湾裔基督徒,在家乡、教友乃至全国声名鹊起,但很显然,他在精神上是个犹太人,而且根据我在麦迪逊花园广场附近工作的叔叔的说法,他还在Paramus的一所希伯来语学校学习。

在我的成长历程中,每个人都告诉我:“犹太男孩儿玩不了NBA,看看Danny Schayes就知道了。”我们的榜样只有Sandy Koufax——犹太血统却打着棒球,和Spud Webb——跟我们海拔一致却从来挣不到个冠军。但是现在,从Jeremy Lin身上,我们终于看到了真正的犹太英雄形象,就像耶稣或魔术大师Erich “Houdini” Weiss。

有的人称他为“林疯狂”。

有的人称他为“林神奇”。

要我说,他就是Jeremy罢了。

评论
热度(33)
 

© 消极偶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