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桃乌龙挞
读书,吐槽,愚蠢青少年。

[Jesse专栏翻译]ALEXANDER GRAHAM BELL的头五通电话

*Alexander Graham Bell是电话的发明者。
以及Jesse内心一定住了一个超级大傲娇(。

原标题:ALEXANDER GRAHAM BELL’S FIRST FIVE PHONE CALLS.
作者:Jesse Eisenberg
翻译:Coda Kemmpf
原文地址:http://www.mcsweeneys.net/articles/alexander-graham-bells-first-five-phone-calls
声明:翻译仅供参考,作为大家阅读原文的一点辅助,不具有权威性(不过我还是尽力保证意思准确的)。

March 10, 1876
“Watson, 过来!我想要见你!”

March 11, 1876
“嘿Watson,猜猜我是谁?对,是我,我是Aleck。你怎么知道的?但是我刚刚用的是假声来着!昨晚你睡了吗?我也没!我在为了电话的事儿费力气呢。我知道!当时我也很想打给你,但是我猜你八成已经睡了。你告诉别人这事儿了吗?没有,我也没有。虽然我之前在考虑告诉Mabel。我赌她会感兴趣的。好吧,如果你待会儿起床了,就打给我。我不在意是什么时候。好的。那么……你想挂电话了吗?不,你先挂。不,你先!好吧,我们同时挂电话。准备好了吗?数三下。一,二,三。你还在听吗?对,我也在。好,我这次真的要挂了。一,二,三。喂?”

March 12, 1876
“嘿,Watson,感觉怎么样?没啥事。我就只是坐在这儿。你?很好。嘿,我有一个有点儿怪的点子。告诉我它是不是太怪诞了。你知道我们俩各自有一个电话是什么感觉对吧?你不觉得如果更多的人能拥有电话是一件很酷的事吗?我不清楚,比如Mabel。我只是觉得她会喜欢这个的。什么?不,我不喜欢她,我只是觉得她会想要一个电话。我没有对她着迷。我只是觉得这会是一个很酷的实验,看看这套东西在她家里是否有用。所以,我在想,我们可以给她一个惊喜,你明白吗?比如你可以把电话藏到她的房子里,然后我就可以打给她,她就会听到铃响但是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然后她就会接起来,我就会在另一头,说一些非常随意的话,比如,‘嘿,Mabel,是我,Aleck,从街区另一头的我家里打来’她会印象深刻的——不是说我在试着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然后,我们就会知道这套东西是管用的。所以,我在想你能不能去她家,悄悄把电话运进去,那会很棒的。比如你可以只是随意得敲开她的门,假装你是去送花什么的。或者做一个有关邻里间瘟疫情况的调查问卷——就是一些特别轻松随意的事情嘛。但是千万不要提到我!好的,谢谢,Watson。你是最棒的!她一定会被惊艳到。啥?不,我是说我的发明啦。她一定会被这项发明惊艳到。好啦,一会儿再联系。”

March 15, 1876
“嘿,是我。没啥。什么?不,我刚吃过晚饭。我没有吞字。我才没有。Well,我觉得你才是醉了呢。我很好。我大概是喝了一点儿小酒,那又怎么样?闭嘴!我现在没这个心情,好吗?你有Mabel的消息吗?我给她打了一天的电话,她就是不接!对,我当然拨对了号码——2!不要向我施舍你的同情!你八成没把线好好地接到衔铁上。我不是说你是故意那么干的,但是她还没接电话,这有点奇怪吧。我就是这个意思。我没有为任何事指责你,但是我注意到了你看她的眼神。噢,我在无中生有,真的吗?!伟大的发明家!凭空造物,对吗?!就像你告诉她你喜欢她的罩衫款式时的眼神?那也怪我咯?或者当你陪她走在通往Strawbridges的路上时,你的眼神?也许我应该去为此申请一个专利!啊!现在我感觉到愤怒了!在我们把话说清楚前我就想挂电话。我是认真的!我就要这么干。哪怕我们还没完,我也要挂电话!”

March 21, 1876
“嘿,Watson,我是Aleck。最近过得怎么样?我还好。那……对,我想我要为上周的那通电话道歉。我绝不应该在喝醉的时候打给你。那蠢透了。而且我想我当时并不是真的对你生气。我猜我当时只是……对所处的形势感到恼火,你明白吗?我全都发泄在你身上了,那很幼稚。对,所以无论如何……你还好吗?那就好,那就好。对,没有别的,我也很好。我之前觉得我已经有了新发明的灵感,但是我现在认为已经有人做过了。像一个有脊的勺子。不管了。有点傻。不,Mabel还没跟我联系过。我甚至没有真的那么喜欢她。她有点儿太以自我为中心了,你懂吗?比如,她总是把每场对话都引向自己。我想我只是喜欢她这个概念吧,你懂?不管怎么说吧,其实我有点儿寂寞。我听上去真的好绝望,是不是?Watson,你可以来我这儿吗?我想见你。”

评论
热度(26)
 

© 消极偶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