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桃乌龙挞
读书,吐槽,愚蠢青少年。

【翻译】Roger Ebert关于Revolutionary Road的影评

翻译:Coda Kemmpf

原作者:罗杰·约瑟夫·埃伯特(Roger Joseph Ebert),美国影评人、剧本作家,普利策奖获得者。 埃伯特以他每周评论专栏和与另一位影评人吉恩·西斯克尔联袂主持的主持电视节目《西斯克尔和埃伯特电影评论》 而著名。

原文链接:http://www.rogerebert.com/reviews/revolutionary-road-2008


【正文】

当我们正在为生活疲于奔命时,生活已离我们而去。——约翰·列侬


《革命之路》展现了一场被噩梦惊醒的美国梦。故事发生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这个时代不但属于猫王,同时也属于电影《一袭灰衣万缕情》。一对年轻人于舞会上相识,迈入婚姻殿堂,开始了郊区生活:漂亮的房子,整齐的草坪,现代派家具,一双子女,他在城里工作,她在家中劳作,以及马提尼酒,香烟,彼此的空虚和绝望。

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的惠勒夫妇曾坚信,只要携手共行,就能实现他们关于未来的憧憬。可问题恰恰在于:他们根本没有任何憧憬。他们有的只是热望,只是对于摆脱中年辛酸跋涉的饥渴。这种侵入婚姻的躁动同样出现在1955年由Billy Wilder执导的那部《七年之痒》:爱侣们总会意识到蜜月的结束,那时他们将永永远远彼此束缚,内心却一片空虚。

Frank(Leonardo DiCaprio饰)和April(Kate Winslet饰)看不到属于他们的光明未来。伴着穿过中央公园的西装革履的上班潮,Frank不得不从事一份无聊至极的工作。在他看来,周遭环伺着“办公机器”,可能他自己也是其中一员。April建议他干脆辞职,这样他们就可以搬去巴黎,她可以在美国大使馆找一份翻译工作养家,而他可以好好弄清他的志向。翻译的薪水无法支撑他们在康涅迪格的生活水平,但……那可是巴黎!那孩子怎么办?他们的孩子就像一辆车,在不开的时候,你是永远考虑不到的。

Frank同意了,然而就在临行之际,他忽然被升职加薪。他不得不做出抉择,对吧?他就痛苦地接受了这份薪水。就当下的困难而言,这似乎是必要的,可是如果你憎恨你的生活,有什么时候是不困难的呢。Frank和April为此产生了激烈的争执,我们可以想见,April被自身的需求大大激励了。她更乐意在巴黎的大使馆找一份工作养活绝育的Frank。在那儿,她打交道的对象会比他们无聊的邻居和房地产经纪人Helen Givings(Kathy Bates饰)有趣得多。

Helen提出了一个试探性的请求:她和丈夫可以带他们的儿子John(Michael Shannon饰)来吃顿饭吗?他在一家精神疗养院接受治疗,或许同像惠勒夫妇这样的好人相处会对他有好处。John来吃了一顿晚饭,我们发现了他真正的心理障碍。通过残忍的语言和无情的观察,他戳破了他们的伪装,嘲笑他们的幻梦。可真是一桩毁灭性打击。

请记住,这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就在这部电影发生的时间后不久,《生活》杂志开始报道有关披头族的著名故事,“我们身边唯一的反叛者”。上面登了一张Beatnik的照片,他和他的女友坐在地上,听着一张现代爵士乐唱片。那画面十分炫酷,当时,我感受到一阵渴望涌上心头。我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从Steak'n Shake回来,我爸爸慢慢驶过大学里的Turk's Head咖啡馆。“那就是披头族们站在桌子上朗诵诗歌的地方。”他告诉我妈妈。然后她说:“对,对。”而我想下车,穿上一件黑色高领毛衣,走进那儿,然后呆着。

John这个角色并没有疯,他只是一个有点儿超前的披头族。他搅扰了郊区的平静生活,造就了他们父母辈无法理解的一代。他是六十年代的先驱者。他为惠勒夫妇揭开了表面的反抗,彻底看穿了他们。你听说过这些John Prine的歌词吗?


Blow up your TV, throw away your paper, 

Go to the country, build you a home. 

Plant a little garden, eat a lot of peaches, 

Try an' find Jesus on your own.

(关上电视,扔掉书本,

去往乡野,给自己建一个家。

种点儿花园,吃点儿蜜桃,

努力寻找自己的信仰。)


扮演Frank和April的DiCaprio和Winslet为《泰坦尼克号》里的浪漫故事续上了一个悲情结尾,而其他仅仅建立在浪漫上的爱情故事莫不如是。他们精湛的表演使角色超越了演员本身,成为我人生中随处可见的普通人。别以为他们在电影里抽得太猛了。五十年代的人永远在抽烟。生活就像一场疾病,尼古丁是暂时缓解它的一剂良药。至于酗酒?社区里的每个广告经理都喜欢在午餐时间跑去箭牌酒吧,这证明了一句格言:一杯刚刚好,两杯容易倒,三杯就太少。

本片由Sam Mendes执导,他曾通过电影《美国丽人》解剖郊区症候群,但与本片相比,《美国丽人》还稍嫌仁慈。剧本则由Justin Haythe根据Richard Yates于1961年出版的著名小说改编,原作者被称为“战后焦虑的代言人”。这部佳作勘称动人心弦。许多人认为他们的父母不理解他们,但或许,是他们不了解他们自己。


评论
热度(6)
 

© 消极偶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