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桃乌龙挞
读书,吐槽,愚蠢青少年。

[歌小夜]有一天……(1)

#迟来的绿太生贺

#现pa注意^ ^


(1)

有一天,歌仙兼定发现小时候的暗恋对象,竟然手里端着咖啡、站在公司电梯前的时候,简直惊呆了。

“你是小夜吗?”他太紧张,忘记了使用敬语,“是小夜左文字吗?”

新人点点头,歌仙露出一个张开嘴的愚蠢表情。

因为激动过度而失去了优雅——这在完成体歌仙兼定身上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再也不是那个被同学欺负之后跑到邻居家里哇哇大哭的怂包了。现在的他,高大,英俊,风度翩翩。事务所里人人都悚他,一方面因为他爸,另一方面因为他把上门闹事的小混混扔出办公室的丰功伟绩。

现在的歌仙,可谓是:文可出庭怼原(被)告,武可空手撂傻逼。走到哪儿别人都要提一句:

“不愧是兼定家的大少!”

这样一个大少,面对小夜左文字,并没有展现出其应有的风采。相反,他就定在了那里,仿佛瞬间武功全废,打回原形,又成了那个怕怕地躲在对方屁股后面、看他给自己出气的弱鸡。

令人失望的是,小夜似乎没有认出他,只是下电梯时飞快地扫了他一眼,目光带着一种礼貌的漠然。

歌仙不怪小夜。记忆这件事怎么是人能控制的呢?比方说他在这幢楼里工作三年了,见到俊男美女也只是随便看一眼,甚至有可能他已经在别的地方见过小夜了,却不知道。

可是就在这一天的早上,暌违已久的容颜突然毫无征兆地重新闯入了他的视线!那双无机质的蓝眼睛,瞬间就跟遥远记忆重叠在了一起,只不过从仰视改成了俯视。

他目送那个娇小的背影逐渐走远,电梯门打开又合上又打开,最后长长地叹了口气。


 


兼定家和左文字家是邻居。

所以小夜左文字是货真价实的“隔壁家的孩子”。

一般人面对一个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榜样,不说喜爱了,心理素质差一点的,死的心都有——peer pressure嘛。

但是这些理所当然地从来没有在歌仙身上发生过。

因为从他记事起,他就非常依赖榜样的力量。

不管有多么雄厚的背景,也不管你爸的名字在报纸上出现得多么频繁,在孩童的世界里,欺负一个漂亮柔弱的哭包只是为了好玩。那时候流行一部少年漫画,歌仙非常希望关键时刻自己也能像主角那样暴走一下,make this world a better place。可惜现实是他打不过只能跑,跑又跑不快,只有骂人利索。

他在骂人方面倒是无师自通,别人物理攻击,他精神攻击,引来更强的物理攻击,最后爆装备(零食和零花钱),游戏结束。一整套流程行云流水。

后来他经历过许多烦躁棘手、恨不得嘎一声昏古去的时刻,都会追忆起那些年在心上人面前大出其糗的日子,那种程度的耻辱他都忍下来了,学业的繁重、客户的刁难、官司的失败等等,似乎也都不算什么。

因此他非常渴望面对面碾压敌人的感觉。这种暴力的价值观当然是有问题的,却无意中贯穿了歌仙兼定人生的始终,并促使他成为了一名——律师。

总归呢他是个少爷,少爷的意思就是打肿脸充胖子。

这种生活持续了小半年,有很多次他都想干脆放弃算了。当时他对这个副本已经基本丧失信心,每天都只是去送人头而已,面对环境的弱肉强食,除了逆来顺受、卧薪尝胆,似乎也没有别的出路。

直到从天而降一个救星。

生活这个贱人啊,总要房子快塌了,才给你开一扇窗。

歌仙始终不知道,那天小夜究竟是凑巧经过的单纯的路人,还是旁观多时忍无可忍,他只知道小夜干脆利落地收拾了那几个家伙,把他扶起来,又替他擦干净脸,送他回家。

第二天起,小夜开始顺路接送他上下学,放学辅导他做作业,周末带他出去玩。

年幼的歌仙没有朋友,小夜左文字沉默而温柔,娇小的面庞无比可爱,大少脑子里飞过去一个弹幕:爱上了。



 

几年后他把这个瞬间讲给朋友听,朋友说,真是仓促的爱情。

可是一个人心动的契机,无非是长得好看,头脑聪明,打架厉害,性格温柔,也不就这些吗。歌仙数着自己收到的情书,心想自己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遂翻了个白眼。

——更何况他们还算是青梅竹马呢。

于是又翻了一个。



 

现在歌仙脑子里飞过的弹幕是:为什么!

一个现象:越是表面上温文尔雅的人,越是容易弹幕横飞。类似一种有意识的抽离,以旁观者的身份观察自身处境,缓解尴尬,达到内心的和解。

他坐在办公桌前,摊着文件,对着电脑,想的既不是A公司的跨国并购,也不是B客户的专利侵权,而是:为什么!

第一个“为什么”的意思是:为什么小夜会出现在公司楼下。

第二个“为什么”的意思是:为什么小夜没认出来我是哪个。

歌仙是一个文人,平时有什么情绪波动,他都会写诗;他甚至有一个诗歌博客,去年还上了杂志。现在他下意识地掏出手帐和钢笔,想趁机抒发一番,涌出笔端的仍然是:为什么!

工作么是没法工作了,创作又遭遇了瓶颈,歌仙爬起来去了一趟茶水间。

事务所的茶水间装潢雅致,插花焚香,还有一块小小的用来打坐的空地,深得歌仙欢心。尽管经过调教,他的助理已经充分掌握了泡茶的八个技巧,偶尔他还是会过来给自己泡一壶茶散散心。

最近工作很顺,他已经有一阵没光临此地了,结果走到茶水间门口,隔着竹门帘飘出一句:

“楼下新来的编辑好可爱啊!”

他一愣。

“只有那么高,马尾还是猫耳形状的!”

歌仙感觉自己不行了,很想逃跑,却不由自主地回想了一下今天早上看到的小夜的马尾究竟是不是猫耳形状的。

这样一来他精分得更厉害,一个他双手插兜站在茶水间门口装忧郁,一个他瘫在地上纠结“为什么”,还有一个他偷听同事讲八卦,知道了小夜现在是楼下杂志社的编辑,负责之前跟律所协商好的那个专题,下午还要上来见一趟主管……

……主管?

那不就是他吗?

——歌仙兼定,一万条弹幕,装填,发射,瞬间完成,不愧是弹幕界的王者。


tbc.

评论(10)
热度(54)
 

© 消极偶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