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桃乌龙挞
读书,吐槽,愚蠢青少年。

“人非草木”

每次听林夕填词的《人非草木》都很感慨,里面有两句是这样:“宁为他跌进红尘做个有痛觉的人,为那春色般眼神愿意比枯草敏感。”

林夕给我的印象一向类似带发苦修的俗家弟子,向佛是真的向佛,无奈尘缘未了,六根不净,所以他写“我爱主同时亦爱一位世人”,我信他是真心。单恋一个人几十年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大概只有茨威格笔下的陌生女人才有资格同林夕老师比惨。

好在当事人并不打算憋屈,化悲愤为力量,苦情、自嘲、不平、宽恕,全变成林夕老师的灵感源泉。据老师自己说,他写词极快,一天三首不费劲,堪称港乐界的阿西莫夫。

……每次想到他每天都要把爱而不得的痛苦反刍至少三遍,我对他的怜爱就又深一层。

不过林夕老师对明哥持续多年的愁肠百结并非毫无回报,举例有二。

第一件事是,黄耀明遭到内地封杀,网友骂:他是林夕的男朋友,能是什么好东西!

第二件事是,蔡澜老师在微博问答以39块钱的高价卖了林夕的性向,网友评论:不知为何想起当年明哥出柜,大家都很惊奇,以为他早就出柜了。

瞧见没?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尽管林夕老师大约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跟明哥在一起,但在群众心里,林夕和黄耀明这两个名字早就牢牢捆绑在一起,分都分不开了。

这实在是一件有些心酸的事情,但从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种修成正果。

我不相信无私的爱,但是促使一个人爱下去的动机,确实千奇百怪。有的人想要自由,有的人想要占有,有的人就只是单纯地控制不住自己。而人呢,又很难掌握正确的爱的策略,经常做出一些牛头不对马嘴、同愿望南辕北辙的事情来,理所当然地常常失败。

毕竟人心是最难取悦的事物,没有道理可讲。

我觉得爱情本质上是一种神秘主义产物,混合了太多自身的记忆与缺憾,除了一些似是而非的碎片之外,什么也抓不住。这种没来由的强烈冲动令人不知所措,很难说服自己说,这是一件好东西。

每隔一段时间,就希望人类全都死光,然后我会想起这句歌词:“宁为他跌进红尘做个有痛觉的人,为那春色般眼神愿意比枯草敏感。”世界上的爱情就是这么发生的。那是跟生的渴望相缠连的东西。一个人在命运的轨道上奔走,如果有机会自己选择一个念想,那苍白的生命就能因此增添一点点份量。

当然你要把“爱情”换成其他东西也可以——人生真的很苦,只要你敢想,问题总是无穷无尽,同时也永远有别的选择。比“选择”更多的是“发生”。就像我说的,人很多时候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逆来顺受就好了。

所以最近写一个单恋题材的文,一个感受就是“喜欢一个人真好啊”,丝毫不觉其苦,虽然看文的人不一定能懂。


评论
热度(19)
 

© 消极偶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