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白桃乌龙挞
读书,吐槽,愚蠢青少年。

发生了一件乌龙的事情

今天发生了一件乌龙的事情。我的导师…… 系主任…… 然后导师…… 然后我…… 然后导师说…… 然后我说…… 完了。妈的。
有时候觉得上帝恨我,但是既然人是上帝照着自己的样子捏出来的,想必上帝每天也要经历三百次崩溃吧。
腐烂的根源,哎。
最近在看维特根斯坦和福柯,有种德法隔空喊话的感觉,两位都挺有梗的,如果活在现代应该都是推特上的风云人物吧。看维特根斯坦说,我只想去我现在所站的地方,就想到纳博科夫的爬山理论。语言和哲学和文学的关系。
跟旦旦说我写东西是为了死后的时间。我觉得每个热衷于此的人都认为自己应该得到更多的理解,但是不妨将其看作获取自由的途径之一。人在活着的时候制造幻觉,死后借由幻觉抵达真实,这才是一个完整的过程。

评论
热度(4)
 

© 消极偶像 | Powered by LOFTER